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折煞,時光

又開始拾筆記錄我的生活,用這些淩亂而又朦朧的文字記錄我斷斷續續的生活,我不是一個很好的記錄著,總是在過去的時光中與之過意不去,過去的時光越是漠視,越是會在某一瞬間是那麼的歷歷在目,接踵而至然後又渾渾噩噩的到今天,重複著昨天的動作以及情節。翻開新的一頁,在這漫長的時光中,記錄我身邊的悲、歡、離、合以及一些零頭——我的喜怒哀樂。
  
  1病
  
  貌似忘記了上次住院是什麼時候,而這次,病床上一躺,就是半個多月。
  
  對於我的專業課,我是多少沒興趣,但卻在填報志願的時候,鬼使神差的就填了一個我毫無興趣的專業,我不知道自己能這樣混多久,而生病唯一讓我內心微暖的地方,就是不用去聽那些枯燥的讓你長本事的東西,也不用身陷教室那種壓抑的氣氛。
  
  躺在病床上,看著吊瓶中的藥水漸漸少去,如同沙露般,一次是限時的生命,眼睜睜看著緩緩流逝,卻不能呢個阻擋它門的流逝,每一個有自己獨特姿態的生命裏,總是會泛出最亮的光,每一個有光的群體裏,相互照耀,是不是就成了有光的世界。總會有流逝的時光,也肯會有一段在內心泛出光芒的過去,
  
  是快樂、傷害、痛苦,總是在自欺欺人,或是自己或是別人想起或者提起之時,第一反應“噢,都過去了,就讓它翻過吧”、“想那麼多幹嘛、時間會沖淡一切”,觸及內心最微弱的那一點,幾個字,一句話,瞬間涵蓋了所有心動的情節。
  
  護士說我可以休息,換藥的事她自己會留心,我繼續望著那吊瓶、看著那逐漸變少流入我體內的藥液,始終難以入睡,天知道我這時真的很累,內心的最底層對自己的防護線始終掙扎,不是我不相信護士,在這個時候突然冒著“凡事靠自己”的想法,
  
  有的時候,我們總是對新鮮的人或事保持著來自內心的防範,甚至是莫名其妙的猜測,在找那麼一條通往對方世界的捷徑,而這捷徑的重要構成部分往往就是莫名的猜測和相互的防範,對於我們的過去,如果內心深處曾經有那麼一些細小的創傷和久未癒合的裂痕,在未來的地方很早就開始防範,要麼就根本不去觸摸,因為一些擔心,因為曾經一些失去,就再次在獲得的那一瞬間開始猶豫踟躕,因為在乎所處的未來,開始害怕翻過的過去,躲在過去和未來之間的現在。
返回列表